Top

SNS

  • Facebook
  • 使用messenger傳訊給MAonline
市場暸望
臺灣爭取加入CPTPP 工具機產業的契機與挑戰
2021.11.30∣瀏覽數:370

臺灣爭取加入CPTPP
工具機產業的契機與挑戰

工研院國際產科所 陳佳盟、陳侑成

CPTPP已於2018年12月30日生效,CPTPP目前的成員為除美國外的TPP全體成員,包括澳洲、汶萊、加拿大、智利、日本、馬來西亞、墨西哥、紐西蘭、秘魯、新加坡及越南等11國。目前潛在未來成員包括中國大陸、美國、泰國、臺灣(已於9/22遞交申請)。其中,中國大陸與美國為我國工具機出口前兩大市場,占總出口金額比重達到45.6%(2020年數據),至關重要。CPTPP成員國人口規模將近5億(占全球7%),總GDP超過11兆美元(占全球13.1%),貿易值占我國貿易總值超過24%,對我參與區域經濟整合十分關鍵。

CPTPP各國與臺灣工具機進口稅率

表一為CPTPP會員國彼此關稅與對我國關稅的比較表,相較於歐洲及美國對我國工具機(HS CODE 8456~8453)課稅較為重,CPTPP會員國在工具機項目對我國的關稅皆不高,甚至是零關稅,對於我國出口至上述會員國的貿易影響較為不嚴重。



臺灣對CPTPP國家歷年出口金額

表二、表三是我國近年對CPTPP會員國的工具機產品之進出口貿易額,紅字代表進/出口貿易額較前一年上升;綠色則代表較前一年下滑。但這並無法很明確透過貿易額的變化來判斷CPTPP成立後對我國工具機產業進出口貿易的影響,主要原因在於2019年的美中貿易戰、2020年Covid-19新冠肺炎,尤其是新冠肺炎,大幅改變全球貿易、生產、交通運輸、供給/需求等條件。倘若要更詳細得知CPTPP對我國的影響,可能尚待更多時間來驗證。



臺灣對CPTPP國家
進口與出口機種分析


因CPTPP於2018年12月30完成簽署,考量2020年Covid-19疫情影響,進出口貿易變動因素較多,故本文以2018年(CPTPP尚未成立)及2021年(CPTPP成立後)預估值做進一步分析(表四至表十七),儘管仍有後疫時期的追單效應,但較可呈現真實性。此外,臺灣近四年與秘魯皆無工具機品項之進出口往來紀錄;自加拿大、越南、馬來西亞、墨西哥、紐西蘭、智利進口額也不高,本文將不進行探討。

臺灣與日本進出口概況

我國出口日本之機種(表四),2018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綜合加工機,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磨床;2021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綜合加工機,磨床,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進一步觀察變動幅度,所有工具機品項出口皆為衰退,各品項下滑幅度為17%~58%。我國自日本進口之機種(表五),2018年進口前三大機種為放電、雷射、超音波工具機,綜合加工機,車床;2021年進口前三大機種及排序與2018年一致。進一步觀察變動幅度,其他成型工具機成長率224.9%,成長幅度最大;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成長率-36.3%,下滑最為明顯。

臺灣與新加坡進出口概況

我國出口新加坡之機種(表六),2018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綜合加工機,刨、插、拉、鋸、齒削工具機,車床;2021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綜合加工機,車床,放電、雷射、超音波工具機。進一步觀察變動幅度,車床成長率25.8%,成長幅度最大;刨、插、拉、鋸、齒削工具機成長率-80.6%,下滑最為明顯。我國自新加坡進口之機種(表七),2018年進口前三大機種為放電、雷射、超音波工具機,其他成型工具機,磨床;2021年進口前三大機種為放電、雷射、超音波工具機,車床,鑽、鏜、銑、攻螺紋工具機。進一步觀察變動幅度,車床成長率681.8%,成長幅度最大;多個工具機品項成長率-100%,2021年完全沒有進口。



臺灣出口至越南概況

我國出口越南之機種(表八),2018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綜合加工機,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車床;2021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綜合加工機,車床。進一步觀察變動幅度,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成長率3.4%,成長幅度最大;其他成型工具機成長率-58.8%,下滑最為明顯。

臺灣與馬來西亞進出口概況

我國出口馬來西亞之機種(表九),2018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綜合加工機,車床,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2021年出口前三大機種與2018年一致。進一步觀察變動幅度,綜合加工機成長率5.1%,成長幅度最大;其他成型工具機成長率-82.8%,下滑最為明顯。

我國自馬來西亞進口之機種(表十),2018年進口前三大機種為放電、雷射、超音波工具機,鑽、鏜、銑、攻螺紋工具機,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2021年進口品項及金額極為稀少。前三名進口機種為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磨床、放電、雷射、超音波工具機。進一步觀察變動幅度,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成長率107.4%,成長幅度最大;鑽、鏜、銑、攻螺紋工具機,刨、插、拉、鋸、齒削工具機成長率皆為-100%,完全沒有進口。


臺灣與澳大利亞進出口概況

我國出口澳大利亞之機種(表十一),2018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車床,刨、插、拉、鋸、齒削工具機,綜合加工機;2021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綜合加工機、車床、刨、插、拉、鋸、齒削工具機。進一步觀察變動幅度,綜合加工機成長率220.9%,成長幅度最大;磨床成長率-26.8%,下滑最為明顯。

我國自澳大利亞進口之機種( 表十二) ,2018年僅進口兩項,進口值排序為磨床、刨、插、拉、鋸、齒削工具機。2021年亦進口兩項,進口值排序為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磨床。進一步觀察變動幅度,原先2018年未進口的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在2021年進口了217萬美元左右;刨、插、拉、鋸、齒削工具機則成長-100.0%。




臺灣出口至加拿大概況

我國出口加拿大之機種(表十三),2018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綜合加工機,車床,鑽、鏜、銑;2021年出口前三大機種與2018年一致。進一步觀察變動幅度,磨床成長率47.9%,成長幅度最大;放電、雷射、超音波工具機成長率-71.9%,下滑最為明顯。

臺灣出口至墨西哥概況

我國出口墨西哥之機種(表十四),2018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綜合加工機,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車床;2021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綜合加工機、放電、雷射、超音波工具機。進一步觀察變動幅度,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成長率67.3%,成長幅度最大;鑽、鏜、銑、攻螺紋工具機成長率-64.7%,下滑最為明顯。

臺灣出口至紐西蘭概況

我國出口紐西蘭之機種(表十五),2018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車床,刨、插、拉、鋸、齒削工具機,綜合加工機;2021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綜合加工機、車床。進一步觀察變動幅度,放電、雷射、超音波工具機成長率282.7%,成長幅度最大;磨床成長率-89.0%,下滑最為明顯。



臺灣出口至智利概況

我國出口智利之機種(表十六),2018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綜合加工機,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刨、插、拉、鋸、齒削工具機;2021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車床、刨、插、拉、鋸、齒削工具機、綜合加工機。進一步觀察變動幅度,放電、雷射、超音波工具機成長率532.2%,成長幅度最大;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成長率-90.7%,下滑最為明顯。

臺灣出口至祕魯概況

我國出口祕魯之機種(表十七),2018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車床,綜合加工機,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2021年出口前三大機種為鍛壓、沖壓、成型工具機,綜合加工機,車床。進一步觀察變動幅度,放電、雷射、超音波工具機成長率69.3%,成長幅度最大;其他成型工具機成長率-98.9%,下滑最為明顯。



CPTPP各會員國之工具機市場狀況

綜觀11個CPTPP會員國中,汶萊、秘魯、墨西哥、紐西蘭與智利在工具機方面的國際貿易進出口金額並不高,可見該國並不具備或擁有較完整的工具機市場,因此本文將不進行探討。

澳洲

和工具機息息相關的製造業方面,澳洲製造業已邁向高度整合、以技術為基礎及協作環境的進化趨勢,同時該國之自動化、協作機器人、物聯網和該領域之高階工程興起,顯示該國製造業正不斷發展演進,亦將創新與原創性融入全球供應鏈。目前澳洲的先進製造,約佔年度製造業出口額二分之一,為520億澳幣(約366億美元),也是成長最快速的外銷產業之一。

廠商方面,ANCA 為世界前兩大刀具磨床製造廠,在澳洲已經設立45年,目前全球擁有1,000多名員工,是世界領先的數控刀具磨床、數控系統軟硬體、以及鈑金設計製造商。


加拿大

加拿大近年對於CNC的工具機產品需求正不斷上升,該類產品的主要進口國為日本、部分歐洲國家及美國,而由亞洲的低成本生產國所進口的傳統手控工具機產品比重有逐漸增加的趨勢。因此加拿大約有80%的工具機整機與30%的工具機零組件需靠國外進口。該國現階段主要前三大工具機進口金額之機種為「8462鍛造、鎚造、模壓衝製工具機」、「8457金屬切削加工中心、單工位及多工位組合工具機」及「8456用雷射等處理各種材料的特種加工機」。

加拿大主要的工具機應用市場為「汽車零組件」、「航空零組件」與「金屬模具」製造業。因此臺灣工具機廠商在佈局拓銷加拿大工具機的市場時,可先針對該國「汽車零組件」、「航空零組件」與「金屬模具」製造業的加工方式進行調查,了解該國的應用產業所需之工具機規格、加工精度與可靠度,尋找出可切入的市場區隔。此外可尋找代理商或經銷商的進行合作,協助臺灣工具機廠商處理客戶所需的簡易售後維修服務問題。


日本

2020年日本為全球第四大工具機消費市場及第三大生產國。 日本工具機需求市場除了高階機種或其他特殊專用機以日本國產為主外,較低階的產品轉而由中國、韓國、臺灣及泰國等亞洲國家進口。南韓及臺灣等工具機產品進入日本市場時,除了價格優勢之外,售後維修等服務也是日本內需市場相當重視的部分。

目前日本工具機產業正陷在訂單低迷的漩渦中,受到美中貿易戰和疫情影響,中小企業對於重啟投資持謹慎態度。在金屬模具和建築機械的普通工具機訂單額幾乎減少一半,而較大型汽車產業相關的訂單也持續減少。


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為臺灣東南亞工具機的主要出口市場之一,占臺灣整體出口比重的2.3%,為臺灣的第十大出口國。

馬來西亞本身並無製造工具機與機械產品,而所需的工具機與機械產品均依賴國外進口。馬來西亞政府極力推動汽車零組件自主化政策,希望能透過此政策讓馬來西亞可以有機會成為東協主要汽車零組件之生產國。因此馬來西亞未來對於工具機的需求會有增加的趨勢。


新加坡

製造業為新加坡的GDP貢獻了約20%的比重,並創造了約47.2萬名的工作機會,是該國實現成為全球先進製造與創新中心目標的重要產業。因此,新加坡勞動力局還為工業4.0的專業人士、高管和員工推出了轉業計畫(PCP),目標是為新進員工和現有員工提供工業4.0所需的知識和技能,該國邁向工業4.0的腳步非常快速且積極。

廠商方面,新加坡工具機廠商多為代理商而非製造商,例如日本Makino公司以及日本Okamoto公司皆有在當地生產與出口。


越南

越南為臺灣東南亞工具機的第一大出口市場,占臺灣整體出口比重的3.9%,為臺灣的第四大出口國。

越南並無工具機產業,因此需仰賴進口以滿足國內製造業需求。臺灣則為越南工具機第4大進口國,由於越南近年來經濟成長耀眼,且被視為繼中國大陸之後下一個世界工廠之一,未來製造業深具發展潛力,工具機需求可望持續攀升。

近年南韓企業如三星和LG的家電和手機產業大舉進軍越南;日本Honda和Toyota則在河內和永福省設有汽機車組裝廠,相關產業鏈有持續性工具機需求;中國大陸製工具機符合越南製造業目前發展階段所需,且銷售手法富於彈性,故也占有一席之地。而越南工具機進口國排名,臺灣恰好落於中日韓之後,因此中日韓可謂我國在越南工具機市場主要競爭對手。


CPTPP對臺灣工具機產業
整體影響分析


CPTPP於2018年12月30日生效, 但2019年與2020年分別遭逢美中貿易戰與COVID-19疫情大幅影響臺灣工具機出口,因此難以看出與未進入CPTPP的關聯性;若僅觀察我國2021年1~9月工具機出口金額,前十大主要出口國家中,僅越南為CPTPP成員國,排名第9名,占出口額3.5%。馬來西亞與日本排名12與14名,分別占出口額僅2.5%與2.3%。因此就目前已加入的國家分析,評估CPTPP對臺灣工具機出口的影響不大。

但隨著未來CPTPP成員國可能逐漸增加: 中國大陸今年9 月16日正式申請加入CPTPP, 另外日本也極力邀請美國重返CPTPP, 一同參與打造地區經濟秩序;中國與美國是臺灣工具機出口的前兩大市場,2021年1~9月出口占比分別為33.7%、11.7%;且中國對我國工具機進口課稅約9%~12%(部分機種於ECFA列為早收清單),美國對我國也課3%~5%的進口稅,若中美兩國最終皆加入CPTPP而臺灣卻沒有加入,那麼臺灣工具機產業將面臨嚴峻的挑戰,因此,建議我國政府務必將加入CPTPP視為第一優先要務。

臺灣若加入CPTPP可享零關稅,有助於臺灣工具機廠及產業機械拓展澳洲、日本、韓國、墨西哥、英國及東南亞等海外市場;然其隱憂是,日本工具機亦可挾零關稅優勢大舉入侵臺灣,由於日本工具機高精度與高品質,勢必在某種程度上會提升臺灣汽機車產品品質,對於國內的二、三線工具機廠商的產品將出現排擠效應。

倘若臺灣無法加入CPTPP,加上目前無法加入RCEP又未與歐盟及美國洽簽FTA的情況下,臺灣工具機整機出口必須繳納約4%~10%的關稅。臺灣雖已在今年9月22日遞交CPTPP申請,但後續還需要與各個會員國分別進行磋商;如果後續無法達到預設的零關稅目標或僅能達到部分零關稅,無疑是對仰賴出口為主的工具機產業帶來一定程度的傷害。

因此,臺灣未來若順利加入CPTPP,對於以出口導向的工具機產業而言,絕對是利大於弊。我國近年來在高階機種及關鍵零組件的開發投入很長一段時間的布局與研製,也獲得不錯的成果;另外針對體質較為薄弱的中小企業,亦逐步有籌組國家隊打群架的認知,透過政府、法人單位、公協會的力量,籌組一個完善的合作平台;加上鴻海主導的MIH聯盟如火如荼的進行,倘若將來能以設備商的姿態加入聯盟,也能拓展整機廠在國際上的曝光度,取得我國過去較為落後的汽車應用市場先機。未來,加入CPTPP後必會面臨開放市場的競爭,臺灣並不畏懼挑戰,我們缺乏的是舞台而非能力,也期望藉由公平競爭的市場將臺灣的工具機產業再次轉型升級。

九禾廣告媒體